李和梨

Pearly or 梨子|李泽言|少女深夜心事

李泽言,你的海岛芳心纵火犯

我的笑容逐渐沙雕//////

【藏头诗】
When I wake up and see
The cast of gold and green
Melting in the tinged azure mist,
Silky wind against thy cheeks
Brings a fairy tale to me.
                             Written By 半只李和梨
——————————
这卡面甩我面前的时候我脑子里就只有这五个字母在叫嚣
李泽言,钱包你拿去,我你也拿去
你这个男人,真要了我的命/////////


【黑洞】

头顶一片安静的绀蓝直直注入眼前的一泓湖水,湖面几乎在刹那间失了神,眼眸低垂泛着星辰,和着风慢悠悠地目送月牙儿似的涟漪将我半包围。

我失笑,笑它不知倦。
然而身体依然很诚实地向前微倾。视线和湖面75度交缠的瞬间,我的身影投进了它的眸底,它的星光映入了我的眼睛。

它是“黑洞”,却和我交换了光芒。

第13章 三周目
台词真美,没有辜负离别的情凄意切

“真是羡慕啊,我已经好久没有放过风筝了呢。
许墨,你也喜欢放风筝吗?”
“我没有放过。所以,你要教我。
在春天结束之前,我们去放一次风筝。”


“我仰起目光,看到天空远处的两只风筝缠绕在一起,从空中跌落。
夕阳真美啊,最终还是辜负了这么温柔的天气。



“春天快要过去了,不会有人再放风筝了。”











——————————



“我应该怎么感谢你的保护呢?”

“这哪里需要什么感谢啊……”

“要的。

有什么想要的或者有什么愿望,你都可以告诉我。”







“放我走。”

“你以为你还可以和我谈判吗?”


“你还欠我一个感谢……”













——————————





“下次不要被我抓到了。” 





“下次,我不会再相信你了,Ares.”  








——————————









不管是和你放风筝还是聆听你的愿望,都是真的和来日可期的。时间的齿轮不曾停止转动,春日去来,两指一线,只要你还记得孩子气的约定,春天就会驻留得久一些,你还是你,他还会是他。

等他爱他温柔待他,正如他对你一样。




【深夜痛哭后,失眠】














2018.5.12 学园祭圆满落幕

第一次参加,揣携着的初出茅庐的冒失换来的是无尽的感动、感恩和向上向前的动力。台上的人儿就如今夜的星,自在闪耀得让人移不开视线,不论你我是否相识。遇见你们我的整片天空都亮了。

仅加入了一个部门并且平时窥屏狂魔从不发声,在社里认识的伙计数量十分有限,刚入社的那段低谷期曾一度归属感为负。可如今不同了,为cac参与为cac应援,为cac大家勾肩开车甩掉节操、在镜头前双手大开比着666……不再为社里少有人识而顾影自怜,因为我舔尝了与cac本社恋爱的甜,只在乎它,只求它不赶我走!【我就是cac的人惹!死皮赖脸地在cac混吃!cac不准不要我!

我们猛鸽的人员成分真的复杂23333333(才发现),这意味着今后大噶一起咕咕咕和飞~飞~飞的日子会在不久的将来油尽灯枯【心头一紧

最后,表白吧——
我永远喜欢cac.jpg

某只梨碎碎念的日常

又取关了一些鲢鱼圈里有一定影响力的人

近半年来兜兜转转,结果微博列表里的人还是刚入坑就爱得不行的那群,那群几乎承包我寒假所有笑点又顽强的沙雕诗人。嘻嘻哈哈又自由地爱着,多好。

我取关=对方(价值观绑架+公开诋毁圈内人)
1. 每人都有各自爱角色的方式和深度,就这一点一方凭什么以“正室”的立场质疑另一方对角色的爱和付出(典型句式:你这不叫xxxxx、我看不出xxxxxx)?凭您砸的石头多,产粮多,刷屏多,人物分析小论文多,还是粉多?
2. 直接扔出截图挂一个有过失的人不加评论姑且视为无观点自由讨论,楼下如何带节奏与是否取关无关。但扔截图并且配字“这人人品xxxxx”、“为ta洗地我真是xxxxx”等实为突破容忍度下限的行为,光速取关不商量,发言含沙射影都不再用直接上刑一鞭子抽得人哼哼、对不完整的灵魂缺少温柔的太太您过于伟岸,我要不起了。

感谢遇见,感谢您对他极力辩护,您对他的爱有目共睹。
依然喜欢,只是不再爱您了。

【言论自由相关文献摘录】(不定期更新)

动力来源:恋与圈里自己心爱的画手和产粮太太频繁遭受言论攻击而身心困扰,抑或相继退圈


https://shimo.im/docs/1Q22BBygy74fq5TX

当你认为在同人圈、饭圈挂名或开小窗当喷子是以玩笑和娱乐为初衷时,你就已在违法的边缘试探。

当你在自成一派的撕逼阵营里如鱼得水野蛮生长,成功进行了100次人身攻击后,在第101次出手前也许就会收到一封律师函。

只言片语,点到为止,可以把我的所作所为当成无用功,也可以把我在此说的话当作fp.

最后一句
“自由是做法律所许可的一切事情的权利;如果一个公民能够做法律所禁止的事情,他就不再有自由了。因为其他的人也同样会有这个权利。”——孟德斯鸠

共勉









“......在你眼里以前的李泽言,是什么样的?”

微曲着脊背在厨房一隅做布丁的你,那夜在静止的风和星灯下漫步的你,千灯俱寂只一盏在你别墅的一扇窗前摇曳时的你,在出口的微光乍现前用大手紧包小手的你......都是有关你的你不作停留地拂过我心尖,吹得我对你犹豫不定散了一地。对堂堂正正的不动声色的你和你的好半开玩笑着腹诽我竟然都开始不忍心,任性自由也好专横霸道也罢我现在只想着如何收回。

行走在世俗中的人多似尘埃,我自始钟意你。